Fansadox

2021-06-22 13:59
瀏覽

  1939年2月,农历春节,上海公共租借陈箓公馆内摆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公馆主人陈箓正和夫人陪同丹麦公使夫妇一同庆祝新春佳节,席间交杯换盏,好不热闹。与之相反的是陈公馆门外寂静的大街,行人寥寥。春节是个团圆的日子,这个时候就连平日里走街串巷的乞丐也不知躲到哪个桥洞底下,去过他自己的新年了。

  陈公馆门前只站了一个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警卫,此时的他肯定在抱怨自己倒霉,轮到大年夜值班。昏暗的路灯下忽然出现五六个人影,个个彪悍强壮,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警卫正纳闷这几人不在家吃年夜饭,跑出来瞎逛什么。

  但他突然发现这几个人不像是过路的,而是直接冲自己来了,待这些人走到近前时,警卫才看清楚这几个人个个面露凶相,来者不善。警卫下意识地准备掏枪,说时迟那时快,走在前面的两人见警卫要掏枪,立即快步上前一把将警卫制服。

  这两个人身手相当敏捷,只一招就把警卫放倒,动作干脆利落,没半点拖泥带水。放倒警卫后,几人合力把他拖进公馆然后关上了大门,此时街道上依然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这群人进入陈公馆之后,兵分两路,一路进了一旁的厨房,一路直奔客厅。厨房里的厨师正在做菜,一看有生人进来,抄起菜刀正准备砍,却被人用枪顶在了脑门上。

  

  另一路两个人快步冲到客厅,餐桌上首正坐的陈箓见两个生人突然闯了进来,刚要问什么人。只见那二人不由分说拔出手枪直接就打,陈箓惊慌失措立时从椅子上滑了下去,钻到了桌子底下,第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去了。

  其中一人见陈箓缩了下去,一个箭步跨上前来照准陈箓的咽喉就是一枪,子弹瞬间便穿了过去,大股献血喷涌而出。刺客随后又在陈箓身上连补数枪,陈箓当场毙命。

  客厅里的众人此时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发抖。刺客确认陈箓断气之后,对众人说我们只杀汉奸,此事与你们无关。说罢,从身上掏出一沓传单,往空中一撒,随后招呼同伴一起撤离。

  刺客走后,客厅里有人捡起一张传单,上面写着:杀绝汉奸,抗日必胜!落款是中国青年铁血军。

  而实际上,所谓的中国青年铁血军只是一个幌子,当年类似的激进组织名号,多如牛毛。这群刺客真正的身份是国民党军统军上海站行动队,为首的是军统王牌杀手,朱山猿。

  此案一出震惊上海滩,朱山猿从此也在军统立威扬名,成了有名的顶级刺客。

  

  现代人对陈箓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在当时陈箓是有名的大汉奸,由于他资源和人脉极广,又精于算计、积极奔走,帮助日本人筹建伪国民政府,联络各地汉奸为日本人效力。

  最后国民党高层决定除掉陈箓,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潜伏在上海的军统上海站杀手朱山猿的手上。

  整个刺杀行动看似简单利落,而实际上朱山猿在行动前做了充分的调研工作。摸清了陈箓所有的行动规律,家中布局,警卫概况以及陈箓的日程安排。同时朱山猿还制定了一份周密的撤离计划,无论行动成功与否,每个人都有几种撤离方案,保证能够全身而退。

  因此,当日伪警察赶到现场时,竟然没有发现一点残留的线索。

  刺杀陈箓是朱山猿众多“杰作”中的一个,他在抗日时期潜伏上海,除掉了不少汉奸特务和日本人,为抗战是做出过贡献的。

  不过,国共战争之后,朱山猿执迷不悟,已经选择追随蒋介石逃往台湾,并继续在保密局工作,成为了人民的敌人。

  1949年,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这座中国经济金融中心焕发了新的生命力。但是远在台北的国民党当局却依旧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对新生的人民政府怀恨在心,时刻准备进行破坏活动。

  保密局毛人凤也制定了多套针对新政府以及我党重要领导人的暗杀计划。在毛人凤的计划中有一份是针对首任上海市市长陈毅的。

  

  上海解放后,在陈毅市长的努力下,市民的生产生活迅速恢复,保密局留下的潜伏特务也被大批逮捕,毛人凤对陈毅恨之入骨,下决心要除掉陈毅。

  不过毛人凤也知道,陈毅是指挥过淮海战役的元帅级人物,要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必须挑选最优秀的杀手才可以。

  当时为了挑选杀手,毛人凤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最后毛人凤还是启用了朱山猿。实际上毛人凤手下并不是没有王牌杀手,朱山猿也并非最优秀的特工,但朱山猿当时是毛人凤手上既熟悉上海情况,又擅长暗杀的唯一一个顶级特工。

  毛人凤当时考虑必须趁解放军刚刚进入上海立足未稳之时,才可能有机会动手。若时日一长,解放军稳住了局势,想再见到陈毅就难了,他毕竟是解放军高级将领,身边的护卫也绝非等闲之辈。

  1949年9月,上海解放前夕,保密局二处处长叶翔之向朱山猿下达了刺杀陈毅的命令。这个任务要求他立刻前往上海,组织一个暗杀小队,最高刺杀目标是陈毅,兼顾刺杀中共其他高级领导以及亲共分子。

  几天之后,毛人凤又亲自召见了朱山猿,并递给他一份暗杀名单,指示他凡是名单上的人物,都必须想办法除掉。为了鼓励朱山猿,毛人凤许诺他待将来国军反攻大陆之后,在上海给他以高官厚禄。最后还给了朱山猿一千块银元,以资鼓励。

  朱山猿已经在台湾沉寂了好一阵子了,当时台湾的情况也是一片混乱。跟随蒋介石逃到台湾的人才开始的境况也很紧张,朱山猿早就到了台湾,但毛人凤并没有给他任务,他只能靠微薄的津贴度日。

  得到毛人凤特殊激励的朱山猿异常激动,在他看来这是个大显身手的机会,如果任务成功他可以得到一大笔奖励,今后升官发财前途无量。如果将来反攻大陆成功,他就是大功臣。即便接触不到陈毅,把名单上这些亲共分子干掉,也算得上是大功。

  朱山猿是临澧特训班出来的老军统了,阅历很深,他也知道在共产党地盘上,活不好干,弄不好还得把自己搭进去。所以,他并没有立即起身赶往上海,而是先跑到了舟山,在那里委托熟人谋了个闲差,为潜入上海做准备。

  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党潜伏在台湾保密局的同志很快就探知了朱山猿的任务,并立即通知了我情报机构。

  此事牵涉到陈毅市长的人身安全,上海市公安局极为重视,安排经验丰富的情报老兵组成专案组对朱山猿展开细致调查。

  

  其实凡是和军统、保密局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朱山猿这个人,他是上海本地人,他的家人就在上海。他自幼在上海长大,对这里的情况极为熟悉,如果混在人群里,一时半会很难找到他。并且他在军统受过特殊训练,当年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就把陈箓给干掉了,足以说明此人有很强的潜伏以及反侦察能力。

  并且这时候上海刚刚解放,各个方面的工作还没建立起来,对很多方面的事情都缺乏了解,仅凭一个名字去搜查朱山猿,无异于大海捞针。

  既然没有朱山猿的踪迹,那就只能从他的社会关系开始查起。侦察员找到了朱山猿的家庭住址,现在在家居住的是朱山猿的父母和妹妹。

  不过据他们交待,朱山猿在解放之前就去了台湾,此后再也没有和家里联系过,他们也不清楚他的下落。并且他的弟弟朱岑元也是保密局的特务,前不久被我军擒获,但是他也不清楚朱山猿的踪迹。

  既然情报确定真实,那么朱山猿就肯定会来上海,我们就撒开天罗地网等他来投。于是专案组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将朱山猿的照片下发至人流密集处,并开始监控他原先的关系网,一有线索立即展开抓捕。

  

  但即便是这样,一连几个月还是没有朱山猿的动静。

  朱山猿此时正在舟山过得逍遥自在,他到达舟山之后先是通过之前的老关系,在这里谋了一份稽查所长的闲差。同时他也在不停地活动,物色合适人选。

  很快他便招揽到了赵自强、薛忠英二人,朱山猿认为二人年富力强且能力出众,都希望能为党国建功,将来反攻大陆之时可以飞黄腾达。

  在经过周密计划之后,朱山猿命令赵自强先行一步潜入上海。让他在上海一面物色发展下线,另一面印制反共传单,趁机大量散发,以此来迷惑共党。

  在离开台湾之前,叶翔之曾经交代过,朱山猿可以利用“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这个番号,实际上就是可以借助这股潜伏特务的力量进行刺杀活动。

  所以,朱山猿又派薛忠英去无锡联络“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的头目潘震,请他设法派遣一支小队到上海协助刺杀。不过,薛忠英在联系潘震之后,自无锡返回上海时被解放军检查哨发现携带武器,随后将其抓获。

  朱山猿在舟山焦急的等待薛忠英的消息,但是始终没有回音,朱山猿不免开始担忧薛忠英出了意外。而就在此时,赵自强从上海发回消息,上海方面一切顺利,可以随时来沪,准备行动。

  

  赵自强还告诉朱山猿,自己到达上海之后已经发展了二三十名下线。他们都曾经是党国精英,迫于无奈委身在共党的天下,时刻都盼望国军能早日反攻大陆。

  朱山猿得报后喜出望外,但他还是不敢轻易地前往上海,但此时已经由不得他继续留在舟山了。

  1949年底,叶翔之到舟山视察,发现朱山猿竟然还留在这里没有到上海去。叶翔之当即发怒命令他立即起身不得在此耽搁,朱山猿只得以上海之事正在准备为由搪塞。后来保密局得知详情之后,准备抓捕朱山猿,幸得叶翔之求情才得脱险。

  朱山猿再也无法在舟山待下去了,不仅保密局催促,解放军此时也在积极准备进攻舟山,此地陷落已是时间问题,朱山猿只得硬着头皮潜入上海。

  朱山猿离开上海的时间并不长,但再次回到故乡,他心里没有一丝的轻松和释怀,此刻的他感觉到自己深处虎穴龙潭。

  朱山猿与赵自强接头之后,立即开始着手准备刺杀行动。赵自强告诉朱山猿,他有一个越剧团的女朋友,据她透露,陈毅为了开展民间艺术活动,经常去拜访他们越剧团团长。他可以通过女友的关系靠近团长,从而趁机下手。

  并且赵自强在短时间内聚集了一批国民党残兵败寇,都幻想着国军能反攻大陆。赵自强通过他们印制、散发了不少的反共传单。

  朱山猿对赵自强的工作非常满意,对他大加赞赏,没想到在他到达上海之前,准备工作已经进展了这么多。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成功之后的大把的钞票和金条。

  但朱山猿毕竟是老牌特务了,不会因一时的顺利而放松警惕。尽管前期工作顺利,但接下来的环节将更加困难,风险也更大。

  朱山猿告诉赵自强,在敌后刺杀必须在事前做好充分的调查准备,摸清楚所有的情况和规律,最好能在内部有人接应。也就是他所谓的“工作路线”,有了准确的工作路线之后,行动的成功率才能提高,事后也才能顺利撤离。

  朱山猿还让赵自强尽快搞到刺杀所用的枪械、刀具、毒药和炸药,以备到时候根据实际情况选用不同的工具行动。

  赵自强对朱山猿佩服的五体投地,于是按照他的吩咐抓紧准备。

  朱山猿是个职业杀手,但此时他的想法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他似乎相信将来某天老头子真的能带着国军反攻大陆打回来。所以,他开始试着发展自己的潜伏组织,进行反攻宣传。

  从客观上来说,朱山猿多此一举。国民党当局安插到大陆各个角落的特务分子多如牛毛,也不止是保密局一家,根本用不着他来做宣传工作。他原本只要悄悄地进行刺杀行动即可,但他偏偏让赵自强去散发传单。

  

  如此明目张胆的行动自然被我公安机关察觉,于是派人顺藤摸瓜,很快就发现印制和散发传单的主要负责人就是这个赵自强。

  根据抓捕到的特务交待,这个赵自强也只是个拿钱办事的,真正幕后的老板是一个姓朱的人,据说是从台湾直接过来的。

  这个信息被反特侦察员敏锐地捕捉到,他们判断这个姓朱的,很有可能就是朱山猿。尽管一个刺客明目张胆的发传单有点不合常理,但还是要尽快地把他抓捕归案。

  被捕的特务还交待,赵自强一直在招人,想继续扩大自己的下线规模。根据这条情报,公安干警决定派出卧底和赵自强接头,然后顺着赵自强找到背后那个姓朱的。

  上海公安机关派出了经验丰富的侦察员沈武去接触赵自强。沈武以国军老兵的身份偶遇了赵自强,几番交谈之后,赵自强主动表示让沈武跟着自己干,等着国军反攻大陆。

  此时的赵自强不断受到朱山猿的表扬和奖励,心里的警惕已经放松,对沈武这样精干的老兵更是“求贤若渴”。

  沈武跟着赵自强干了一段时间,深得赵自强的信任,赵也逐渐向沈武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任务。赵自强告诉他自己的顶头上司就是当年军统大名鼎鼎的王牌杀手朱山猿,现在就在上海。

  

  赵自强还向沈武吹嘘,这次他们的任务就是刺杀中共在上海的最高首脑,陈毅。等到任务完成之后,他们立刻撤往香港,之后在转到台湾去享福。到时候,美元、金条花都花不完。

  等到国军反攻大陆的时候,他们就是上海的大功臣,高官厚禄少不了。

  赵自强深陷自己的美梦之中不能自拔,而沈武随后就将详情报告了上级。上级指示沈武,尽可能地见到朱山猿,并摸清他的准确位置。

  沈武继续紧贴赵自强,尽管也参加了一段时间的行动,可并没有接触到关于刺杀首长的情报,也没有发现法朱山猿的踪迹,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上级领导看出了沈武心里急,于是告诫他要戒骄戒躁,赵自强现在是朱山猿的左膀右臂,只要他们开启刺杀行动,赵自强肯定会动起来。所以必须有耐心,这只狡猾的猿猴迟早会现形的。

  卧底行动有时候就像钓鱼,只要摸清了鱼儿行动的规律,放下钓饵,剩下的就是耐心的等待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鱼儿迟早是要上钩的。

  果然,机会很快就出现了。朱山猿潜伏到上海之后,一直在为刺杀陈毅做准备。但他的情报来源有限,对于陈毅的行动规律根本不清楚,也无法派人渗透进去。

  

  原本希望借着陈毅拜访越剧团长的机会下手,但那条线上的进度太慢,一时半会跟不进去。而此刻,保密局催促他行动的电报一封接着一封,朱山猿明白,要是再不搞出点动静来,保密局怕是要对他动手了。

  既然陈毅不好下手,那就先对名单上那些级别不太高的人动手,朱山猿命令赵自强找个可靠的人准备开始行动。

  4月份的一个晚上,赵自强约沈武到老地方见面,两人见面之后寒暄了一阵,今天带你见个人,有任务要交代。沈武一下子警觉起来,莫非是猿猴要现身了。

  恰在此时,一个将帽檐压得很低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赵自强发现身后有人之后也略显吃惊,随后便向沈武介绍,这位就是保密局上海特别行动组组长,刺杀陈箓的抗日英雄,原军统王牌杀手,朱山猿!

  沈武见过朱山猿的照片,对他的身份更是一清二楚。

  沈武故作惊讶状,当即表示久仰朱组长大名,可惜无缘一见,今日相逢实属三生有幸。朱山猿并不理会沈武的奉承,他直接问沈武:“上海消防处处长周兆祥,你认识吧?”

  沈武想了一下,点头表示认识。

  “把他干掉!”朱山猿也不拖泥带水。

  沈武表示虽然认识周兆祥,但是他身居高位,身边又保卫,再说自己和他不熟很难接近,强行刺杀怕是难以脱身。

  

  朱山猿接着问他,上海市的高官中,还认识谁。沈武告诉他,认识原行政处处长方志超,现在他已经卸任,在一家报社当编辑,比较容易下手。朱山猿表示认可,让他尽快找机会除掉他。然后朱山猿转身就走,消失在夜色之中。

  沈武对于朱山猿这种交流方式有点不适应,关键是没有掌握他的行踪和住址。

  赵自强看出沈武有些疑惑,于是对他说,原本的计划是刺杀陈毅,但是进度比较缓慢。台湾那边又催得紧,所以就先找几个有影响力的亲共分子下手,也好给毛局长一个交待。

  当晚沈武立即将此事上报,经过上级研究决定,让沈武告知行动准备完毕,但必须求见朱山猿商量后续撤离事宜,以此引他现形。

  两天后,沈武找到赵自强,告诉他事情已经准备妥当,方志超最近要出差,他已经约了他吃饭,摸清楚行程之后在路上下手。但沈武询问刺杀任务完成之后怎么撤离上海,他能不能去香港。

  赵自强不知道具体的撤离计划,也无法向沈武交代,但总不能让他杀了人之后无处可去。无奈之下便答应沈武次日一早带他一起去问朱山猿。

  赵自强对沈武非常信任,对于沈武的顾虑,他也觉得合情合理,于是便告诉他,朱山猿住在严家阁,并已经约好第二天上午见面详谈。

  

  上级接到沈武的报告之后,立即组织精干力量兵分多路提前化妆集结在严家阁附近。

  次日上午,沈武在约定地点没有等到赵自强,他担心事情有变,于是立即去找了朱山猿的另一个副手王翼雄,同他一起去严家阁见朱山猿。随后二人来到严家阁与朱山猿商议,沈武在得到朱山猿的撤离方案后就离开了严家阁。

  他出来后立刻发出信号告诉埋伏在附近的侦查队员,朱山猿就在里面,立即抓捕。

  十余名侦查队员荷枪实弹冲进了朱山猿所在的公寓,朱、王二人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被当场擒获。大名鼎鼎的军统王牌杀手,就这样被我公安侦查机构成功抓获,终结了保密局刺杀陈毅市长的暗杀计划。

  

  此后几天里,侦查队员快速出击,将包括赵自强在内的三十余名潜伏特务悉数逮捕,彻底拔出了这个潜伏在上海的特务网络!给国民党保密局以沉重打击!

  我是史海魅影,关注我为历史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