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者12号

2021-07-04 10:28
瀏覽

  前言:明世宗嘉靖年间的“大礼议”之争,名义上是争论皇帝究竟是否该认伯父为爹,实质上是太后张氏和首辅杨廷和为首的既得利益派,和新皇帝之间为了权力的一场激烈斗争。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三月十四日,明武宗朱厚照去世。由于武宗既无子嗣,又无兄弟,皇位继承一时出现了真空。

  最终武宗之母张太后和内阁首辅杨廷和达成协议,没有为武宗立嗣,而是选取朱厚照堂弟、兴王朱厚熜继位。杨廷和的依据是《皇明祖训》中兄终弟及的原则,即上推至武宗之父孝宗皇帝伦序最长的弟弟兴王那一脉。首封兴王朱祐杬已死,皇位即由其子嗣封兴王朱厚熜继承。

  但实际上在武宗在世之时,对淮王府中一起类似性质的裁决,已经有过成例。但是张太后和杨廷和为了一己之私,悍然推翻当年的说法,生生把武宗皇帝搞成绝嗣。最终他们也没有在心机深沉的朱厚熜手上得到好处。今天笔者就来聊一聊由淮王府引发的这场风波,以及杨廷和等人日后的荒谬之处。

  

  淮王家族

  淮靖王朱蟾墺

  首封淮王朱蟾墺,明仁宗朱高炽第七子,生母李贤妃。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16岁的朱蟾墺被封为淮王。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之国广东韶州(今广东韶关),成为明朝历史上第一个就藩广东的亲王。韶州距离当时的湖广和江西都很近,历史上也被称为广东的北大门,而朱蟾墺的王府则由原韶州府治改建而成。

  但在其兄明宣宗朱瞻基去世后,淮王立刻以韶州之地有“瘴疠”为由,向新皇帝明英宗朱祁镇提出内迁的请求。最终英宗同意了叔父的要求,选择江西饶州为淮王新的封国,饶州即今鄱阳县,位于江西省东北部。当年冬天,朱蟾墺迁居饶州,算起来只在韶州待了不到六年。

  甲寅,致书淮王瞻墺曰:“比闻叔居韶州常有瘴疠,深切予怀。今择江西饶州府,地气和平,可建王国。已敕有司经营,且具护送人船以俟。叔可于今冬择日往居之,庶副予亲亲之意。”—《明英宗实录卷八》

  正统七年十月淮王嫡母太皇太后张氏病危,朱蟾墺和襄王、荆王一起奉召入京。趁着这次进京的机会,朱蟾墺搞定了三个儿子的名分问题。正统八年三月,淮王嫡长子朱祁铨被封为淮世子,庶长子朱祁鐀封鄱阳王,第三子朱祁钺封为永丰王。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十一月朱蟾墺去世,享年38岁,赐谥曰靖。

  淮康王朱祁铨

  淮靖王去世后,淮世子朱祁铨于正统十三年(公元1448年)正月袭封淮王。据对鄱阳县淮王府遗址的考古发掘,历史上的淮王府位于饶州府文庙大成殿东侧,由饶州府治改建而成。景泰二年(公元1451年),朱祁铨又在王府的基础上新建了永寿宫,内有蓬莱清隐、水涨平溪等八景,此外还有钓鱼台、宝书楼等建筑。

  明英宗复辟之后,皇叔襄王曾多次进京。可能是不想显得过于厚此薄彼,天顺六年(公元1462年)淮王朱祁铨居然也得到了一次进京朝觐的机会。要知道从英宗的祖父宣宗朱瞻基宣德朝开始,亲王进京就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事件。

  壬寅,书与淮王祁铨曰:“旧岁得奏欲赴京朝觐,朕念亲亲之义,亦欲一见。今遣人赍敕符、金牌诣府,尔可择日起程。途中宜安静自爱,以副朕意。”—《明英宗实录卷三百三十八》

  

  朱祁铨这次来北京,自然也没有空手而归。皇帝堂兄赐给了他食盐二百引,以及江西饶州府柴棚局河泊所两年的岁课钞收入。淮王拜谒了伯父宣宗的景陵、祖父仁宗的献陵、曾祖父太宗的长陵以及自己亲祖母李贤妃的坟园。在京待了一个月后,朱祁铨这才返回饶州府。

  朱祁铨的正妃李氏,是南城兵马指挥李进的女儿。但她自景泰二年被册为淮王妃之后一直“染患风疾”,导致无法生育。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李妃去世,淮王娶群淮府群牧所百户杜通之女杜氏为继妃。但四年之后,年仅27岁的杜妃去世,也没有为淮王生下一个嫡子。故而在成化十六年(公元1480年)的时候,朱祁铨的庶长子朱见濂被册为淮世子。

  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八月朱祁铨去世,享年68岁,赐谥曰康。这位淮康王年寿既高,又甚是贤明,是明代宗室中少有的清流。同时他也酷爱文学,曾以朱颐仙的名义写过如下诗句:

  游遍饶城多少寺,南天胜境世间殊。乔松带露龙须湿,老树参天鹿角枯。晓听山僧翻贝叶,夜看禅客坐团蒲。门前一派长清水,隔断红尘半点无。—《题芝城南天寺》

  

  淮定王朱祐棨

  淮康王去世,按理应由淮世子朱见濂袭封淮王。可惜这位淮世子福薄,在9年前的弘治六年便已去世,而且没有子嗣。于是朝廷按照《皇明祖训》兄终弟及的原则,命朱见濂的弟弟、淮康王庶次子清江王朱见淀暂摄府事。如果不出意外,等淮康王丧服一除,清江王就将以郡王的身份袭封淮王。这在大明开国以来已经有许多成例,属于一个正常操作。

  但是,关键在于但是,淮康王去世后仅仅一个月,朱见淀也追随父王而去,年仅26岁,赐谥曰端裕。好在清江王年纪虽轻,却留下了两个儿子朱祐棨和朱祐楑。于是朱见淀之母崔氏上奏朝廷,请以长孙朱祐棨暂掌府事,得到了孝宗皇帝的允许。朱祐棨生于弘治八年(公元1495年),现在不过8岁,孝宗同意由其暂掌府事,意味着将来他就可以袭封淮王。

  甲辰,初淮王祈铨薨,有旨命其子清江王见淀暂摄府事,寻亦薨。至是淮王妃崔氏复请以见淀之子祐棨暂掌府事,从之。—《明孝宗实录卷一百九十四》

  弘治十七年(公元1504年),10岁的朱祐棨袭封淮王。伯父淮安懿世子朱见濂的地位怎么摆,成为朱祐棨成为淮王之后面临的第一个棘手问题。当时朱祐棨向朝廷提出将伯父的神主牌位请入家庙奉祀。明朝亲王都有家庙,用来祭祀本府历代亲王。礼部官员认为朱见濂没有袭封淮王,不能进入家庙奉祀,最后给出的建议是“宜建别室祀享”。

  孝宗皇帝举出周荣悼世子朱安在其子朱睦袭封周王之后,被追封为周悼王并得以入家庙为例,驳回了礼部的建议。最终朱见濂被追封为淮安王,得以入家庙奉祀。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世子妃王氏进封淮王妃。

  

  淮王府大礼议

  朱见濂被追封入家庙之后,当时淮王府的家庙内共有三块神主牌位,即现任淮王朱祐棨的曾祖父淮靖王朱蟾墺、祖父淮康王朱祁铨和伯父淮安王朱见濂。在王府祭祀之时,朱祐棨称朱见濂为王伯,称其父清江端裕王朱见淀为王考。同时淮安王妃王氏仍居住于世子府,而朱祐棨之母、清江端裕王妃赵氏则入住永寿宫。

  对此淮王府辅导官认为不合礼法,而朱祐棨则认为伯父去世之时,自己尚未出生,从未过继为嗣。这场口水官司随即打到了皇帝面前,现在是正德八年,孝宗皇帝早已去世,在位的是其嫡长子武宗朱厚照,于是便让江西守臣先询问王府辅导官的意见。

  这位王府辅导官很有水平,他提出一个观点:“子为诸侯而父非诸侯,则必追封之请已允于天子,乃敢称父为诸侯。”随即又作出进一步解释:“今之亲王,即古诸侯也。”也就是说王府官员认为淮王追尊其父的行为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必须等到天子同意追封清江端裕王朱见淀为淮王并赐谥,朱祐棨才能称其为“王考”。同理朱见淀既尚未追封,则赵氏仍为清江王妃而非淮王妃,不应入住王府永寿宫。按照这种说法,武宗只需要补一道追封朱见淀为淮王的诏书,这事就算解决了。

  

  但是此时新任礼部尚书刘春跳出来横杠一脚,他认为淮王府的这个案子非常特殊。此前死在亲王前面的世子,一般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比如蜀悼庄世子朱悦燫、代悼戾世子朱逊煓、宁庄惠世子朱盘烒,都是因为他们的儿子后来袭封亲王,才获得追封。第二种比如唐悼简世子朱芝壐,由于其弟舞阳王朱芝址后来袭封唐王,因此并没有追封。现在追封淮安王既无嗣,又非兄终弟及,且已追封王爵,则朱祐棨之父清江端裕王朱见淀不可追封为淮王,甚至朱祐棨应自认为淮安王之后。

  祐棨虽生于安王卒后,今既入继亲王,则实承安王后矣。皆朝廷之命,非无所承也。乃更欲追封其本生之父,则安王封谥之命将安委乎?徒欲顾其私亲,而不知继嗣之重事体殊戾。况安王既追封入庙,为三世之穆。清江王又欲追封,则一代二穆,岂礼哉?—《明武宗实录卷一百五》

  最终礼部给出的裁决是朱祐棨当以伯父淮安王朱见濂为王考,清江端裕王朱见淀祭祀事宜,由朱祐棨之弟朱祐揆主持,淮王本人不得参与。清江王妃赵氏退居清江王府,淮安王妃王氏迁居永寿宫。对此武宗皇帝的态度是“援据甚明,从之”。

  事实上刘尚书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天顺六年(公元1462年)楚康王朱季埱去世,无嗣。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其侄朱均鈋进封楚王。朱荣之父东安恭定王朱季塛是楚康王的弟弟,朝廷虽然也没有追封其为楚王,可也没有让朱均鈋认伯父楚康王为“王考”。楚康王做了19年的楚王,可不是一天淮王也没当过的朱见濂可比。有现成的例子放在那,为何要多此一举让淮王朱祐棨去认伯父淮安王为“王考”呢?

  换句话说,在此之前明朝实行的是“继统不继嗣”,即没有什么大宗不可以绝嗣的说法。按照《皇明祖训》大宗绝嗣,那就“兄终弟及”呀。现在按照刘春的做法,日后武宗去世绝嗣,难道不是应该从他的侄子中选一个过来继位,怎么又会选到堂弟兴王头上呢?

  结语:刘春,重庆巴县人。成化十九年(公元1483年)四川乡试第一名解元,成化二十三年(公元1487年)会试榜眼。刘春有一个至交好友,四川成都人杨廷和。杨廷和的儿子杨慎,是正德六年的状元。刘春和杨慎,是四川在明朝时期仅有的两位三甲成员。正德八年的时候,刘春刚出任礼部尚书,杨廷和刚升任内阁首辅不久。我们差不多可以认为,刘春的意思,也就是杨廷和的意思。

  武宗恐怕万万没有想到,此前一直宣传“继统即继嗣”的杨廷和会突然变卦,在他死后祭出“兄终弟及”的大旗,让孝宗皇帝弟弟兴王那一脉宗室来继承皇位。而且既然可以逼迫兴王去认伯父孝宗为皇考,为何又不能从武宗的堂侄中选一个出来认武宗为皇考呢?张太后和杨廷和各怀鬼胎,个个算计着手中的权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学生就这样绝嗣。可惜天道好循环,被他们俩认为是软柿子的明世宗最终斗倒奸后和权臣,张太后晚景凄凉,两个弟弟全部被废。杨廷和的儿子杨慎则被打压到死。怪谁呢?只能怪自己。

  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在“大礼议”中大获全胜的明世宗准许追封清江端裕王朱见淀为淮王,仍然在世的清江王妃赵氏封淮王妃,淮王府的这桩公案这才告一段落。